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多项TDD特色技术会被吸纳为5G标准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发布时间:2016-09-25
放大缩小

 

  “实现5G万物互联的愿景,通信行业要深入到各个行业中,并要与垂直行业建立起互联的关系和产业链的融合,从而为5G大规模开展创造条件。”这是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在访谈中所指出的。5G正在成为当前通信产业界最热点的话题之一。

  预计多项TDD特色技术

  会吸纳为5G标准

  记者:TD产业联盟在推动TD产业发展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年年初中国启动了5G的技术测试,5G标准也在研究制定中,有哪些基于TD技术的创新会吸收到5G标准中?

  杨骅:目前5G处于技术研究和评估的阶段,今年上半年开始的5G技术研发试验也是针对一些前期研究的技术,做单项技术测试,验证前期研究所产生的技术效果,和在实际的外场情况下技术能否达到预计的提升效果。目前所做的试验,比如说大规模智能天线,现在既做了128天线阵列的,也做了256天线阵列的,从测试结果来看,都已经超出原来理论上研究应该达到的效能。

  从5G下一步技术标准发展来看,大规模智能天线性能能够满足未来5G标准的需求,所以这个技术下一步应该会进入标准体系,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放进去,但是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这个技术就是基于TDD传统的智能天线技术演进过来的,形成今天的大规模智能天线技术。这为下一步5G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持。

  在密集组网上,因为需要大量的小基站支持,这种方式才能形成一定的组网密度,这一测试内容也取得了一定成果,相比FDD模式而言,TDD模式的效能会更好,这个技术下一步也会进入到标准体系里面去。

  在新型多址技术上,华为、中兴、大唐都提出了方案,华为的方案已经做了外场测试,测试效果是比较理想的,下一步会对中兴和大唐的方案做进一步的测试,最终会在测试结果和仿真结果综合评判基础上,选定一个多址技术最终推荐到5G标准体系当中。其他还有一些技术目前在研究和测试的过程中,相信到今年年底这些单技术的评估结果都会出来。

  下一步要做综合测试,因为单技术可行只是第一步,还需要在大规模智能天线、密集组网的情况下,甚至加上低时延、高可靠等要求,技术是否可行,也就是从单技术到系统技术、系统集成以后的技术测试评估之后,最终才能给出结论。这个结论可能还需要今年甚至明年的多技术集成测试整体结束,最终才会得出结果。

  面向5G推动

  行业产业链间融合

  记者:5G很多的应用是物联网,大家都认为5G和4G最大不同就是物联网应用丰富。基于目前4G网络,业界应该做哪些工作以达成5G中万物互联的远景呢?

  杨骅:我觉得首先要做好在4G演进中NB-IoT的产业化和应用推广,因为这个技术可为5G的更大范围万物互联奠定基础。它需要两方面的技术,第一从技术的模式上做探索;第二跟行业建立起互联的关系和产业链的融合,这样可以为5G的大规模开展创造条件。

  这个阶段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联盟也在做两项工作,一项是积极推动NB-IoT产业化工作,在一些系统厂家展台上会展出NB-IoT网络设备的情况,包括一些芯片、模组和测试设备,下一步产业化测试是非常关键的;另外一项,我们现在跟很多垂直的行业共同开展融合的物联网应用研究,我们希望在4G就引入进来。5G是万物互联的,因此5G的标准制定,包括它的开发验证应该是通信行业跟各垂直行业共同推动,而不单是通信行业的事情。

  记者:很多通信设备企业都把行业用户和政企用户当成他们的潜力市场,从产业链角度看,通信设备商如何做好政企和行业市场?

  杨骅:一方面企业在努力,同时我们联盟也在组织TD联盟和垂直行业联盟合作。我认为行业的市场也是产业链对产业链的合作关系。比如说电力,并不是说给他做一个通信模块,传一个数据就可以了,而是从发电到配电输电,整个过程需要一个信息化和智能化能力的提升,所以它不是单一一家通信企业能够解决的,而是需要完整的产业链配套,形成整体解决方案,从而使效率得到提升。

  我们现在组织联盟企业在电力、轨道交通、医疗等行业开展合作,希望通过这些合作试点能够总结出一些技术方案和技术规范,最终和行业共同认定TD-LTE和行业结合的技术规范,共同发布,便于全行业推广。目前在电力、轨道交通、医疗方面,产业链合作的进展非常快,行业的净利润非常高,参与企业也非常多。在联盟中,已经有二十几家企业参与医疗行业的规范制定和整体解决方案验证。

  TD-LTE在全球已有

  82个商业网络

  记者:TD-LTE在全球进行拓展,目前进展怎么样?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杨骅:目前全球已经有82个商业网络实际在运营,还有100多个网络属于一部分实验,一部分在建设过程当中。全球的用户已经达到了48%左右,基本上占了全球4G用户一半,我们现在也在进一步做海外推广工作,主要是结合运营商的实际需求来探讨实现不同的组网方案,包括探讨一些商业模式。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能够使得TD-LTE在全球范围应用更加广泛。

  在海外推广上,一是通过一些海外的交流和会议,比如11月份会在曼谷和ITU合作,共同探讨TD频谱使用的效率和规划方案等。在日本,通过我们这两年的努力,日本方面把3.5GHz整个频率规划给了TDD使用,软银已经早两年开始使用了,KDDI在11月份要正式开通TD-LTE网络,我们会借机做“中日论坛”,对未来进一步商用发展做探讨。我们会通过这一系列的海外交流和推广工作,使大家进一步认识了解到TD技术的特点和组网方案。

  我们也在推动相关方面共同建立TD海外发展基金。目前现状是海外大量传统运营商的4G发展比较缓慢,频谱还够用,但是新兴运营商由于刚发展起来,积累不足,所以需要一些资本上的支持。我们希望推动业界形成共识,共同建设一个基金,通过这个基金推动海外的发展。

  确定我国5G频率

  需要有效协调机制

  记者:现在关于5G的频率大家讨论得很多,你刚才说11月份在曼谷的ITU会议期间要讨论5G频率问题。目前实现5G统一频率,困难在哪里?

  杨骅:我觉得还是协调机制。因为我国的频率管制方式比较分散化,在这种情况下5G需要大带宽、高频与低频配合,要以最有效的频率发展5G,这样会取得更好效果。这种共识形成周期会比较长。

  大家也看到美国公布了本国的5G频谱使用规划,欧洲最近发布了欧洲版5G发展计划。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解决频谱问题,最终就会被动接受其他国家提出的频谱方案,被动接受就面临着在国内很难实施,因为我国的现实情况和国外提出的频率方案是不相符的。在这种情况下,会大大的影响国内5G发展,导致不能够带动产品开发。此外,如果与海外频谱不相同,下一步的应用就会受到很大制约。

  因此,我国5G频谱目前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协调机制的问题。我还是积极呼吁,希望能够形成一个更高层面的协调机制,来解决5G发展的整体规划和频谱规划。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