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学会张新生:从国家战略出发规划通信和信息业重点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发布时间:2015-12-29
放大缩小

作为曾经参与制定电子信息与通信领域“十一五”、“十二五”两个五年规划的亲历者,中国通信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新生日前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一系列宏观战略的出台已经为通信业和信息业的“十三五”规划指明了方向,现在的关键是要梳理清楚支撑国家战略,我们已经具备哪些能力,还存在哪些能力短板需要加强,这样就可以清楚“十三五”规划的重点。

国家宏观战略面临四项挑战

张新生说,“互联+”、“中国制造2025”、“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系列宏观战略的出台,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互联网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完成国家制定的战略目标,在信息通信业存在四个挑战。

一是万物互联的挑战。现在各国都认为万物互联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但是如何实现万物互联,其中存在着巨大的挑战。网络计算能力、网络虚拟化能力以及网络解决方案的能力都很关键,都存在挑战。

二是互联网传输内容越来越丰富带来的挑战。互联网内容越来越多元化,对视频的需求也快速发展,从2K、4K、8K电视到未来虚拟现实的需求都会出现,数据将呈现爆炸式发展。

三是数据如何发掘利用提供服务的挑战。他认为,如果我们发展不好数据,反而会被数据所淹没,发展步伐就会停滞。

四是互联网领域向各个领域延伸带来的挑战。我国互联网BAT企业发展很好,但主要集中在互联网的生活消费方面,现在全球已经把互联网推向了金融、制造、材料以及生命科学等方面,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没有大的进展。

张新生说,现在驱动发展的是互联网技术,以及基于互联网的云计算、大数据和泛在网络,这三大技术受到各国的重视,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每一项技术都有一个独立的产业生态,而这三大技术又相互促进、相互融合,从而产生更多创新应用。云计算、大数据和泛在网络应用的基础条件是数据的可迁移和支持网络泛在化,这对整个网络都是一个考验,因为目前我们还无法很好地解决数据移动的问题,同样对如何构建泛在网络也没有明确的解决办法。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应用需求在推动网络从宽带向具有移动性、泛在性、智能化方向发展,这都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他特别强调这里的移动性不是指移动终端,而是数据的迁移。

跟不上云计算大数据步伐网络或成短板

云计算、大数据和网络不仅仅是一种技术,现在更是一种服务,是使更多创新业务能够得到应用的使能技术,所以这三大技术,无疑应该成为“十三五”规划的重点,在云计算上发展资源配置技术,在大数据中发展智能挖掘技术。

张新生说,未来云就是互联网的核心基础设备,通信网络将会随云而动,目标是做到云资源配置最容易、服务最便捷。所以“十三五”期间应大力发展云计算,可喜的是目前工信部已经在云计算上有所布局。

在大数据上,发展智能计算技术是当务之急。未来信息流以指数量级增长,而且信息不仅是一种资源,更会成为资产,通过智能计算把数据背后的信息挖掘出来,是为了有更多更好的应用。将来无论在物联网领域还是在生活、生产领域,都要靠大数据提高洞察力,大数据可以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创新创业能力。而且大数据与机器智能结合,通过众筹和众创,可以带来巨大的发展前景。

张新生认为,未来的短板很可能是网络,网络跟不上云计算、大数据发展的需求。因为云计算、大数据、万物互联会产生千亿次连接,带来爆炸性的数据量和指数级增长的数据迁移需求,要求数据的采集和传输是实时的,并以毫秒级时延保障传输数据的完整性,这对网络的要求是非常高的。现在终端的计算能力在一步步提高,实现浮点运算10万亿次,将来可以做到20万亿次甚至30万亿次,带来大量的数据。在工业领域要求数据迁移在1毫秒内完成,但现在仅在同一个数据中心可以做到1毫秒迁移,一旦把这些数据放到网中,时延就会拉长。“所以移动泛在网络的组网问题比较大。”张新生表示。

支撑未来网络需要加强多种能力

为了支撑网络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张新生认为:

一要加快集成电路的发展,未来虚拟网络需要CPU能力支撑,需要FPGA形式的芯片和能够做光连接的芯片;要确定“十三五”期间,集成电路的线宽能力,现在美国要向10纳米、7纳米发展,国内一般认为会在14纳米、16纳米上发展,也有人认为应按部就班先发展20纳米、22纳米,然后再发展14纳米、16纳米,这就需要决策。在智能终端上,除了给人用的手机之外,要重视给机器用的智能终端和嵌入式终端,现在我国在传感器和嵌入式终端方面的研究是比较欠缺的。

二是要推进软件水平的提高。未来网络,70%投入在软件,30%投入在硬件,软件定义网络成为一种趋势,而且软件是实现差异化、定制化、规模定制化服务的关键。目前我们在软件上的短板是非常明显的,整个软件从底层的操作系统到中间件、嵌入式软件都是别人的,由于不知道操作系统的核心技术,很多企业的软件占用空间大、无法做优化。现在我们要关注软件定义网络的操作软件。

三是要提高计算能力。云和大数据都需要计算能力,现在智能计算、光计算、量子计算都将计算技术推向更加智能、更加快速的发展方向,特别在量子计算上,我们应该在“十三五”期间超前布局。

四要加强虚拟化能力,提高软件定义网络的使能水平,其中除了加强计算能力之外,还要在存储、输入输出能力方面进一步加强。

五要加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技术。今后中国制造2025的发展需要依靠大数据基础上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能力。

六是在通信上推动SDN/NFV以及5G的发展。

张新生说:“‘十一五’期间国家提出有四大颠覆技术,包括:材料、能源、生命科学、信息技术。现在信息技术发展比较快,而将信息技术与材料、能源、生命科学进行结合,会带来非常巨大的改变。希望这种跨领域的合作,也能够纳入‘十三五’规划中。”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