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大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邱文才:LTE时代时钟产品向高精度小型化发展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9-23
放大缩小

  

现场视频

 

 

广东大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邱文才

 

  广东大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邱文才在2015中国信息通信展期间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时钟同步对于通信网络至关重要。TD-LTE网络是个时分的系统,信号接收和发射是分别在不同的时间片来处理的,因此要求基站时钟同步精度优于+/-1.5us,否则就会产生干扰。FDD LTE网络是个频分的系统,信号接收和发射分别在不同的频率上,通常时钟同步就没有这么高的要求,随着向LTE Advance的演进,很多新特性,比如干扰消除eICIC、多点协同COMP以及载波聚合(CA)等等,也需要严格的时钟同步才能部署。另外,Small Cell发展很快,Small Cell对于解决室内信号覆盖和热点业务分流非常有帮助。主要部署在室内的Small Cell,需要能做到美观、体积小,快速部署。Small Cell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时钟同步解决方案复杂度增加了。对于其内部的时钟器件而言,就要求小型化和高稳定性,这正好是大普通信公司的强项。

  据介绍,时钟同步的方案大体上有3类,GPS、北斗等是一类,采用卫星时钟同步,1588时钟同步是一类,采用的是地面网络时钟传递,还有一类是网络侦听,即从另外的基站获取同步。因为这几种同步方式在实际部署中各有一些限制,对于不同的应用场景,往往需要不同的同步方案,或者是几种同步方案的组合,所以,综合时钟解决方案就显得至关重要了,而此时,时钟产品不再仅仅是一个器件了,而是一个综合时钟解决方案。

  LTE对时钟要求有几个显著的特点:高精度、小体积、综合时钟解决方案。要做到这些,与时钟材料、时钟算法的提升密不可分。大普通信开发了1E-11量级的OCXO,结合自适应的补偿算法,可以实现24小时优于1.5us的保持能力,该产品已成功在北美LTE运营商批量商用。大普通信主要专注于高精度、小型化TCXO和OCXO、时钟模块及整体解决方案。最近,大普通信成功收购了位列世界前三的时钟芯片,这将进一步完善了公司产品线,使公司成为一家集时钟晶振、时钟芯片、时钟模块、时钟同步设备及软件为一体的全方位综合时钟方案解决方案提供商。

  以下是采访实录:

  徐恒: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2015年中国通信展中国电子报和TD产业联盟共同举办的视频采访活动,我们活动的主题是从互联网+到LTE+,本期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广东大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邱文才,邱总您好。

  邱文才:您好。

  徐恒:首先请邱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贵公司的基本情况。

  邱文才:大普通讯成立于2015年,我们是位于广东松山湖的国家级产业科技园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我们主要是致力于时钟同步领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设有东莞本部、美国硅谷及深圳3个全球研发团队,专注在基础材料研究、ASIC芯片、时钟芯片、补偿算法、控温技术等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果,自研ASIC芯片和补偿算法,补偿能力高达500倍,远优于同行。同时,在美国、英国及国内八个重点城市建立销售队伍,为全球客户提供及时、本地化的技术、产品支持。2011年,公司获得晶振行业国内企业唯一的CNAS国家认可实验室,配备业界精度最高的专业设备和检测环境及手段,为全球客户提供第三方检测服务及交流平台。

  徐恒:您刚才谈到了贵公司致力于时钟领域的研发和推广,我们有一些网友对时钟领域不是特别了解,您帮我们讲一下时钟的产品和技术在整个通讯业占据什么样的重要地位,有什么样的作用?

  邱文才:时钟在通讯领域是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数字电路里面时钟是非常重要的心脏,在通讯网络里面我们对时钟同步的话,也有非常高的要求,比如说我们TD-LTE他就要求时钟同步要达到1.5个微秒的同步精度,如果满足不了这一点的话,通讯网络互相之间就会产生干扰,同样的在FDD-LTE通常来讲,他的时钟同步的要求貌似没有这么高,但是随着LTE技术的演进,就会有很多新的特性,比方说我们的载波聚合CA的,还有一个eICIC干扰消除的技术,还有一些多点协同的技术COMP,对时钟同步会有一个比较严格的要求。

  徐恒:在本次展会期间,咱们主要展示哪些产品和技术?

  邱文才:我们展示一些公司有特色的产品,我们大普通讯在成立之初时钟行业已经进入一个成熟的时期,这样要求我们有特殊的特色和特点,我们主要是在这几个方面有一些专注。一个是封装上小型表贴化,比如小型化表贴的TCXO、OCXO、时钟模块产品;一个是时钟的高稳定,如高精度的晶振以及高保持能力的时钟模块,还有我们的时钟整机的产品和服务,这个是我们的一个比较有专注的几个方面。

  这一次展出的话,我们带来的有CM55的时钟模块,这个模块是一个全功能的一个时钟模块,他包括了1588的时钟同步,包括高精度的时钟技术,所以能够达到24小时保持1.5微秒的时钟精度,适用于LTE宏基站和有线汇聚节点的场景。还有一款是CM33,这一款产品是全球最小的一颗全集成的解决方案,他也是可以实现全部的1588的功能,他的尺寸只有SMD 34.5×34.5×12.7,非常小的一个小模块,也能够满足到有线的接入网的要求,非常切合实际场景需要。

  徐恒:您很多产品都是非常高精尖的,小型化的精度也很高的,这块市场的门槛是非常高的,贵公司在技术储备和研发实力上是不是也有一些非常强大的实力。

  邱文才:大普公司在松山湖的本部还有美国硅谷、深圳都有我们强大的研发的团队。我们在时钟专利方面的话,在国内的行业里面也是处于一个绝对领先的地位。目前为止我们大概有80多项的专利申请,其中的话95%以上都是发明型的专利,有4项美国专利,有1项欧洲专利。预计到2016年的话,我们专利申请书将突破100项。我们承担国家级或者省市级的科技创新项目,比如新型数字温度补偿晶体振荡器,这个项目的话获得了国家科技部的创新基金,再比如大普通信参与的TD-LTE/TD-SCDMA数字芯片及小基站研发项目,这个项目也获得了2014年国家重大专项。当然,我们也在跟中国移动研究院等等研究机构有一些联合开发和研究。主要是针对于未来的IP网络的时钟同步的一些技术储备。

  徐恒:您刚才也谈到在时钟领域主要是高端的一些产品,我了解在时钟领域分为一级钟、二级钟、三级钟,贵公司主要做三级钟以上高端领域?

  邱文才:对的,我们主要集中高端的时钟晶振和模块。

  徐恒:各类产品占比如何?

  邱文才:我们主要市场就是有用到一级钟的,也有用到二、三级钟的,大普的产品主要集中在三级加强时钟以上。一级钟的需求从数量和总量来说会小一些,这块主要依靠技术能力。大普对于一级、二级、三级加强、三级时钟都有完整的解决方案。

  徐恒:在未来LTE的时代,或者是5G的时代,整个通信产业的发展对咱们的时钟技术会有什么样一些影响或者产生哪些新的要求?

  邱文才:LTE的时代,对我们来讲就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比如刚才讲到的一些新的科技,对同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就要求时钟及时钟器件也需要跟着同步发展。我们还有注意到一点,Small Cell发展也非常的迅速,他在解决室内分布或者室内热点方面非常有帮助。全球可能统计下来有80%的数据业务是发生在室内的,所以说这块是至关重要的一点。由于Small Cell是安装在室内或者是一些商业区,所以对于这个产品的外观包括他安装的一些隐蔽性都会有很高的要求,相应的也对我们的时钟器件有了更高的要求,主要是小型化,小型化正好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强项。另外一个因为他安装在室内他的地形比较复杂,包括我们LTE、包括5G的演进,大多数都在高频段范围,在室内覆盖方面会有很多的盲区,这样时钟同步解决方案就相对来说复杂很多。我们通常时钟解决方案会是这么几种,一种就是装GPS、北斗,作为卫星同步的方式来实行同步,还有我们通过1588的方式,通过地面传输网络,还有我们通过一些信号网络侦听的方式,来获取同步,这几种方式都有各自的优缺点。比如说卫星类的同步,我们在室内这种应用场景里面,可能工程施工非常困难,有的地方无法获取。我们侦听这种方式,同样必须要在有宏站覆盖的地方才能有比较好的信号,如果在盲区、盲点的话就非常困难,所以说对于小站来讲,普遍有一个比较大的趋势,时钟的方案已经变成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是其中的一种,或者是几种的组合联合互动。不论哪种方式时钟都至关重要。

  徐恒:咱们整个公司的一个市场版图方面,是TD-LTE多一些,FDD少一些。

  邱文才:对,TD这边占据比较大的比重。

  徐恒:区域来说,我们国内市场多一些,海外市场是不是也有一些份额?

  邱文才:我们在国内和海外都有比较大的份额,基本上我们的客户遍及全球,通讯行业里国内的华为、中兴、烽火以及海外的爱立信、诺基亚、阿朗等都是我们的主要客户。

  徐恒:接下来当中,比如说在未来的5年之内,公司有没有一个对市场的展望或者一个预期目标。

  邱文才:大普作为行业后进者,到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逐步发展成为国内顶尖的一个时钟供应商,我们做到这些,行业里面的前辈先驱们给我们做了很好的表率,我们也需要不停的向他们学习。最近我们有一个收购,就是我们收购了世界前三的一家时钟芯片,来充实了我们的产品线。我们现在除了时钟晶振,时钟模块之外,我们还有时钟芯片,还有我们的时钟整机跟软件服务,这样我们就变成一个全系列的解决方案提供商。芯片和算法是大普通信最为核心的竞争力所在,因为随着设备集成化越来越高,设备对于时钟的体积要求越来越小,产品芯片化也就实现了器件的小型化,芯片化也是主要的趋势。当然,产品在小型化的同时必然影响时钟的稳定度,但始终的发展趋势是更高稳定,所以需要算法的支持,由此实现产品小型化、高稳定看似矛盾的关键指标,没有算法支撑的晶振和时钟产品是没有未来的。

  徐恒:作为技术驱动型公司,做的是产业链当中某一个环节的技术,肯定会受到整个产业链的影响。现在整个ICT产业更注重与向互联网+,向应用来发展,在这个大背景下互联网+会为贵公司带来哪些机遇?

  邱文才:互联网+确实是一个大的趋势,对于我们的行业来讲,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从制造的角度来说,晶振是通信行业的核心器件,大普在10年前就立足于将大普打造成为客户的有机整体。客户下订单后,可以在全球各地通过互联网就可以查到订单的执行情况,而且可以查到产品在每个工序的具体信息,如产品是哪位员工测试的、什么时间点测试的、测试的结果如何,这样客户非常清晰知道产品在每个工序的直通率、CPK值等等信息。这样客户对于大普的产品质量、运作管控能力是非常有信心的。大普对于客户而言就是透明的、就是有机一体的。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我们现在很多同步产品,包括我们刚才说的时钟芯片,都是采用1588同步技术、IP网的同步技术,产品既是时钟同步,也是一个同步的网络,不光是一个节点,对于这个同步产品在实际场景运行的性能监控,我们可以有一张网络来监控他,就是通过综合的网管,去监控实时诊断同步的质量跟故障的分析排查,这个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

  徐恒:贵公司现在是一个互联网+的实践者,如果是从产业促进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因为您刚才也谈到了在未来得LTE时代,大家对网络的精品化包括他的覆盖度、深度和广度都有很高的要求,这也会对咱们时钟行业带来很好的机遇,在未来互联网+的时代,应用会更加的突出的话,这样是不是也对咱们行业有促进?

  邱文才:是的,互联网+的发展,对于我们行业来讲也是非常有利的事情,因为互联+推动了更多领域对于无线速率和带宽的需求,而无线网络的升级将进一步推动对于时钟的要求,比方说有一些传感器网络,他互相之间其实是需要很多的协同的,他并不像我们传统的一些方式,各个节点之间是相对孤立的。比如说我们互联网+以后,大家是更加一个云化的东西,各个节点上他的信息收集、信息采集跟控制,可能都集中到我们云端服务器来处理,这样给我们产生新的需求,各个节点之间,他也需要去做很多的一些同步的业务,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