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高端访谈:Red Bend中国技术与新业务总监殷高生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9-25
放大缩小

Red Bend中国技术与新业务总监 殷高生

 

  刘晶: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请到了Red Bend中国区技术与新业务总监殷高生先生做客我们4G高端访谈间,请殷先生跟大家问个好。

  殷高生:大家好。

  刘晶:其实我们前面谈到4G网络覆盖,但是我们今天来谈的是关于手机软件的问题,您大概说说我们Red Bend在做手机软件上它跟别的手机软件有什么不同?

  殷高生:我们Red Bend是一家典型的技术公司,是基于公司创始人的算法专利,所以我们在手机软件管理里面我们提供差分技术对软件版本进行升级,传统方式是进行整个版本覆盖,我们是升级两个版本之间的差异,这个差分包非常小,我打个比方这个手机软件版本比如说100MB,用我们算法最后需要下载数据包可能就1-2MB这么个量级,差不多只有原来大小的3%,在无线领域由于有带宽限制,因此节省很多下载时间和费用。我们的软件升级方案拥有100%成功率,可以进行任意版本之间的升级,技术优势使得我们在FOTA领域一直处于领先的地位。

  刘晶:您刚才说软件本身容量比较小适于实现升级,那我们软件功能主要在什么方面?

  殷高生:我们软件功能-移动软件管理,可以升级软件版本,第一,升级版本可以解决bug,同时通过升级新的版本把新的应用加上去。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对手机数据参数进行采集和配制,了解你手机当前运行是否健康,对运行损耗进行统计,还可以对参数进行重新配制,另外还可以解决安全问题,比如说手机丢失我们可以通过移动软件管理对手机进行远程锁定,对数据进行檫除。

  刘晶:我们跟哪些手机企业合作呢?

  殷高生:全球领先的排名前十的手机厂商都在使用我们的方案,目前我们的软件出货量已经超过20亿。

  刘晶:我们为什么用出货量?

  殷高生:因为每一台手机、平板电脑会集成客户端软件在里面,我们用这个来计算软件出货量。

  刘晶:我们在手机里面能看到我们的软件吗我们的用户?

  殷高生:通过菜单有一个查询更新。通过菜单入口可以连接我们服务器下载数据,这是可以看见。但对另外一部分手机来讲是看不见的,这些手机主要由运营商或者厂商升级,或由用户主动升级,会远程发送短消息,有这个任务,任务会显示在界面上。

  刘晶:国内手机企业像华为他们都有远程操控,这种远程操控不是很难的技术吧?

  殷高生:可以说不是很难,但也不是很容易,它里面涉及到一些交互、安全,有些手机不小心升级升成砖头这些是不能接受的,我们方案在系统、软件升级方面保证100%成功,不能因为升级把手机升成不能用了。

  刘晶:刚才您说基于特殊算法只需要升级需要升级的部分这怎么算的?

  殷高生:基于创始人的差分算法,把两个二进制文件基于纯数学计算出来的。

  刘晶:那其实我们这个软件位置还是不完全纯粹面对操作系统还是更底层一点?

  殷高生:我们的FOTA不算普通应用程序,它是一种支撑能力,像手机保险一样可以保证手机不出问题,或者说有问题可以升级,第二是对厂家来讲手机卖出去后,通过这种方式还可以把后续开发的新应用推给用户使用。

  刘晶:所以跟我们合作比较多的是手机企业?

  殷高生:跟我们合作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手机包括OEM、ODM,第二个是运营商,国内的中国移动,像美国Verizon,AT&T,Sprint,日本DoCoMo等一些运营商,另外最后一个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比如说MTK这些芯片厂商。

  刘晶:您看到在手机的升级需求里面或者说我们刚才说安全需求当中这方面安全方面的问题有多少,首先安全问题大不大?

  殷高生:手机安全越来越大,功能机相对来讲手机可下载应用比较少。现在智能机很多人开发很多应用,很多可以下载,每次安装应用可以收集你什么信息,比如短消息,位置信息,通信录必须同意可以才能安装使用。

  刘晶:我们有没有一些什么方案什么的来加强这个手机的安全呢?

  殷高生:我们公司在2010年收购一家法国公司叫virtualLogix,现在我们是在业内比较领先的移动虚拟化供应商,基于我们虚拟化和现在MSM(移动软件管理)结合在一起推出BYOD的方案。

  刘晶:就是随身设备用于工作。

  殷高生:以前员工一手拿一个黑莓,一手是个人手机,我们可以把二者合二为一,一个手机运行多个操作系统,一个操作系统个人用,另一个是企业用。这里面涉及到安全问题,其中一个是可开放的,另外一个开放系统我可以通过端口设置造成封闭系统,对个人来讲叫数据安全,安全手机,那么对公司来讲移动办公叫企业安卓手机也可以。

  刘晶:是做手机隔离吗?

  殷高生:硬件隔离。

  刘晶:怎么通过软件实现硬件隔离?

  殷高生:我们叫半虚拟化,硬件虚拟化,跟高通这样的或者NV或者另外的厂商LG这样的,会做深入的集成我们的Hypevisor到设备里面,我们会参与它的设计对它的内存分布我们会有一些设计,其中一个从内存方面分成两个部分,剩下可以做动态共享,对FLASH来讲每一个安卓可以放在不同分区里面,从其中一个操作系统扫描不了另外一个操作系统对内存的使用,对资源调用,对用户文件拷贝不了。

  刘晶:这也是物理分区的好处,那你们这个是刚开始还是已经出货了?

  殷高生:最近在韩国出货了,国内手机行业蓬勃发展跟主流厂商POC概念验证阶段现在demo已经出来了,计划年内上市。

  刘晶:我们跟手机企业跟芯片企业和运营商企业合作的模式是一样的吗?

  殷高生:跟运营商合作通常是这样的,它会找一个集成商会集成云端的服务我们是提供终端这侧,对厂商来讲不管设备有我们东西,后边我们还提供Saas服务,我们也有云端的服务可以帮它运营。

  刘晶:那之后大家是用云服务的方式来收费,我们怎么赚这笔生意呢?

  殷高生:我们是创新公司我们商务模式也是可以创新的,看你的规模,用例设计的复杂程度,有些我们可能是战略合作,有的按项目合作,我们商务模式是可以创新的。

  刘晶:我们不是说是按套每出货一套然后我们去在每套里面有一个比例吗?

  殷高生:这个也是可以的。

  刘晶:还没有是吗?

  殷高生:也有这种的,有Royalty, Liscense还有NRE,有的用我们云我们提供servicec,有点会购买liscence,有的是叠加的,有的是分开的。

  刘晶:基于不同层面基于客户需求来提供,能推一下镜头吗,他有一个演示。

  (播放视频)。

  殷高生:这是我们在三星S4上面做的演示,你看到三星S4原生态的系统,我们加了一个Widget在里面,从这个地方按一下切换到另外一个安卓了,这是一个安卓系统,你看这里边应用比较少可以给企业来使用,这个里边可以控制所有资源,甚至应用通过IT远程安装去激活,如果手机丢失了或者是员工离职了,可以通过远程方案远程抹掉,可以切到公司上面,非常快。

  刘晶:你们自己有组织吗,有没有去找一些技术专家来寻找这个软件当中的安全性?

  殷高生:现在还没有,因为欧洲有一些安全认证机构证书吗,我们会参加一些协会的认证,比如说现在欧洲通过EAL4,而且我们这个方案用在汽车行业里面,因为现在就是随着特斯拉等电动车出来之后娱乐和高级驾驶辅助比较丰富,通过我们虚拟出来安卓系统,在副驾驶,后座都可以娱乐。

  刘晶:基于安全做隔离是吧?

  殷高生:娱乐时候对汽车仪表ECU传感器控制没有影响,安卓那边哪怕玩死机了我这边还照常运行。

  刘晶:您刚才说的半虚拟什么叫半虚拟?

  殷高生:半虚拟是这样是相对全虚拟来讲的,因为它也是虚拟的一种,在虚拟化分成两种方式一种叫TypeI一种叫TypeII,也就是类型一类型二,类型一是半虚拟化,类型二是全虚拟化,比如一些开发工程师在Windows上面会装一个Linux,在一套系统之上再运行另外一套操作系统,第二个操作系统是完全虚拟化出来的,它直接访问不了任何硬件,比如显示,要调用内存等它会发指令到当前系统,虚拟机、中间件翻译它的命令,翻译完之后是间接的调用资源。而我们是多个系统可以直接调用资源的,通过访问我们虚拟化这一层,我们这一层就是资源调度是半虚拟化。

  刘晶:如果你要想调度手机当中的硬件资源的话,你们是不是应该跟不仅跟芯片企业跟做APP,也不是APP跟应用服务器也都应该是有不是应用,是应用服务器,那都是应该有一个合作关系才能调用吧,里面有代码什么的。

  殷高生:我不是很明白你说应用服务器。

  刘晶:就是我们在手机里面。

  殷高生:手机里面的应用服务器,它其实应用服务器平台系统自带的,比如说安卓里面APP Manger会管理这些东西,我们比它更底层。

  刘晶:我们软件能看到手机里面很多信息硬件方面的信息。

  殷高生:对,我们做了翻译的工作,翻译指令什么的,同时翻译硬件指令,因为我们会把你的驱动浓缩出来放在一边,驱动上面加一个我们的转换,同时会调度优先级,对硬件资源就是调度机制,划分百分比或优先级,比如说我哪边有显示对图形处理驱动渲染会调动会根据优先级来做。

  刘晶:我们知道高通做的很广泛,看到芯片号我们能看到吗?

  殷高生:我们不会看那东西,我们跟OEM合作,只要它能得到高通芯片资源的调用,我们需要某一种资源的时候它能提供相应的接口那么就可以了。

  刘晶:您刚才说半虚拟机是你们自己的技术?

  殷高生:我们自己的技术。

  刘晶:我们将来做手机云服务化的话这个半虚拟机有什么用?

  殷高生:手机云化是针对虚拟桌面,手机里面可能什么应用都没有,就一套硬件:CPU、内存还有显示,我通过简单界面从云端下载下来系统和应用,这个跟我们不太一样,我们主要针对设备端安全来讲的。

  刘晶:我们更注重是底层安全。

  殷高生:本地的在设备这一层。

  刘晶:现在就是您刚才说手机安全问题很多就是都想往上升,扩展到应用这层其实你们不也提供云服务越往上应用更渗透一点,您能做到往上升那一层吗?

  殷高生:我们是小公司,通常做云的都是大型的公司,我们在这边有很多大的合作伙伴,比如说 IBM, Accenture我们跟它一起合作。

  刘晶:现在我们做智能分析多不多?

  殷高生:有一个产品vSense Mobile,它可以分析你手机所有应用库存量,知道你手机里边装了什么应用,它的资源使用情况,运用过程中健康状况,还有就是它使用的频度这些我们都可以分析。

  刘晶:然后呈现给用户?

  殷高生:因为我们有端到端的服务,在云端提供报表。

  刘晶:你们有没有竞争对手?

  殷高生:我们有很多竞争对手。

  刘晶:思杰(音译)是吗?

  殷高生:广泛应该算。

  刘晶:跟竞争对手比优点是什么呢?

  殷高生:有几个方面吧,按方案来讲传统移动软件管理,第一我们是使用的最广泛的,出货量最大的,最成熟的,被厂商认可度最高的这一块。另外从技术本身来讲我们的技术积累这么多年应该是领先于我们的竞争对手,从虚拟化来讲因为我们是当下来讲是商用化最好的虚拟化的提供商。

  刘晶:成本比较低还是什么还是商业模式比较好?

  殷高生:技术本身,用我们方案做出来手机性能更能被用户能接受,所以厂商愿意生产加工这样产品出来,我们虚拟化出货量超过一个多亿。

  刘晶:还是蛮大的,其实我们看到现在大家手机终端形势越来越多了,你们做这种移动管理可能就是遇到的情况是不会更多呢?

  殷高生:对,可能这里边就是不同企业它的需求会不一样,着重点不一样,比如说平板面向的企业不一样,我们对很多运营商这么多年有大量的合作,我们既有我们经验我们给用户提供一套参考的这种方案,那么用户在里边可以做一些可选化的东西可以去选择,这样比较快速把服务推出去,如果你有特别特殊的需求的话我们可以进行专门的定制。

  刘晶:刚才延伸到汽车什么的,现在在车联网还有可穿戴设备里面,也涉及到移动管理的问题?

  殷高生:对,在可穿戴管理里边最近我们跟我们这边非常大的芯片厂商台湾的芯片厂商我们进行战略合作。

  刘晶:是MTK吗?

  殷高生:对,提供一站式服务,拿过去快速生产手表手环或者GPS跟踪器只要做成产品取得我们许可直接就可以使用,另外在汽车这块,因为我们对于我们产品进行深化,再有对汽车电子软件升级我们可以提供服务采用我们方案。现在传感器越来越多在主流车里边中高端车里面平均大约有50个ECU芯片,这些芯片软件需要升级比如说老化参数需要改新的需求,资源非常受限只有几百KB空间,内存只有有几个KB空间用传统升级非常困难,我们做了轻量级方案,汽车也是物联网的分支ECU升级可以提供移动的管理。

  刘晶:这个市场估计有多大?

  殷高生:这个市场非常大,虽然大可能慢一点。

  刘晶:现在是不是有传言IBM要收购你们吗?

  殷高生:这个只是传言过,细节不是很清楚。

  刘晶:现在在刚才您说到除了汽车之外还有一些物联网的应用?

  殷高生:对,比如说智能电表,或者一些车队管理,还有比方日本的一些自动售卖机很多,包括上网卡,移动WiFi,移动MWiFi都可以。

  刘晶:现在我们在中国团队有多大?

  殷高生:有接近30个人。

  刘晶:那我们主要在做商业推广在中国在技术主要在?

  殷高生:研发总部是在以色列,但是中国市场非常大有一些本地化的要求,我们现在中国也有一个研发的团队同时我们有一个很强大的售后支持,我们产品很成熟的,虽然人不多,但是我们产品非常成熟,虽然我们面对客户国内厂家有接近40家,每年项目有几百个,我们现在运行良好。

  刘晶:就是想听听您的建议了,在国内有很多厂家也想做移动平台,还想做系统,那您认为中国发展这种移动系统操作系统有什么样一个需要什么样一个资源可以做,有哪些误区有吗?

  殷高生:对这个平台没有太多的数据建议给大家,但是我们可能看到的失败的案例比较多,现在平台来讲谷歌非常强势带来的一个影响就是说新的平台你这个生态圈建立起来非常困难,比如说开发一个游戏一个应用我给苹果开发给安卓开发非常习惯了也很容易去推广,那么你一个新的平台首先需要构建这个生态圈这可能是最大的一个挑战。

  刘晶:Apple的那个平台开放吗?

  殷高生:只能说局部开放,没说完全开放。

  刘晶:影响也很有限的?

  殷高生:开放一些有限的权限,

  刘晶:谢谢您,各位网友谢谢殷先生给我们提供精彩的观点,还讲了他们公司有意思的技术,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