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创远仪器副总裁徐逢春:测试设备走向消费化?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9-24
放大缩小

  随着4G商用的开展,测试仪器仪表行业出现了很多新的技术趋势,也展现出大量市场机遇。中国电子报借2014中国国际通信展召开之机,视频采访了上海创远仪器副总裁徐逢春。谈行业趋势与公司策略。

 

上海创远仪器副总裁 徐逢春

  陈炳欣:随着4G商用的开展,与未商用之前的测式需求存很大不同,无论市场需求层面还是产品技术层面,都有不同。您给谈一下总体的概念有什么不同?

  徐逢春:我们的总体感觉是机会增多了,商用之后明显的刚性市场需求增长。4G给我们测试仪表厂商带来巨大的机遇。前两年测试这个领域增长比较慢。为什么呢?事实上现存的仪表支持2G、3G,但是到4G全都得换,这是一个很大的行业机会,不仅是对我们,国外厂商也一样,到4G领域,所有仪表的测试平台由于宽带、频段、速度的增加和变化,都有更换需求。一旦更换硬件,对我们仪表厂商来说就是一个刚需。

  陈炳欣:咱们细分一下,就目前这个阶段来说,您觉得针对基站,针对手机终端等的测试设备,需求是不一样的。您能够在细分地变一下吗?

  徐逢春:目前我们主要精力还放在手机测试上。但是我们一直在盯着基站测试这一块。手机测试我们比较熟悉,4G手机市场成长很快,可能明年后年就有可能成为标配了。所有手机测试都需要增加4G这一块。目前形势4G可以单独用一台仪表测,2G、3G还是用老的仪表测。但是随着全国手机出现4G潮,厂商有需求把它集成到一起,因为分开测,成本会增高。同时老的仪表测试速度很慢,新的仪表速度快多了,所以基本上按我们目前的成本分析,我们的仪表均摊到每一台手机上,成本比用二手的仪表还要便宜,因为速度快了。而基站测试我们觉得机会大在测试量上,以前基站一个天线两个天线就够了。随着MIMO的普及每个基站测试量可能会增加到4倍、8倍,就是跟以前相比,并且这个测试的指标以前都是窄带的,现在都变成带宽的了。

  陈炳欣:也需要整个换测试设备?

  徐逢春:不仅要换仪表,仪表的数量和以前相比要大大增加,测的项目也大大增加,所以这一块我们也持续关注。但是这个基站的测试要求指标比手机终端要高一个档次。手机可能三类仪表就可以,基站就得二类仪表。这个我们要一步一步去做。但是这是我们的发展方向之一。

  陈炳欣:那您从技术上再给谈谈,测试设备的需求趋势?

  徐逢春:指标、运行速度、稳定性是必要条件,因为产线测试不能停下来,仪表一死机,产线就得停下来,损失会很大。所以,稳定性等根本不需要谈的,达不到业界领先的水平根本不会被考虑,目前我们都是完全解决了的。但是手机测试领域现在关注“每机成本”,比如说一台仪表分摊到手机上成本是多少,这里面包含几台仪表的价格和速度稳定性。还有一个大家特别容易忽略问题的,现在5模手机出来了,用户测试软件特别庞大,如果要增加一台新的仪表进入产线,可能一个团队要工作很久才能完成,并且新的仪表与原有设备配合完善要几个月才能稳定下来,但是客户现在手机几个月就换一匹。这个对我们国产仪表是最大一个挑战。

  陈炳欣:您觉得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徐逢春:解决方案有几种,传统的芯片可以跟厂商合作把仪表作成标配。另外是把客户工作转到我们自己身上,我们目前新产品原则就是客户不需要动他的测试系统,不需要动它的软件,只要把新的仪表放上去就能用,这里代价就是我们要大量投入人力物力来解决客户的问题。以前要评估仪表,首先要去投研发力量,投完研发力量还不知道你那个仪表好坏,最后两个结果一个是能用,一个是指标很差,所以客户真的在你的仪表得到认证之前不会投研发力量,我们做这么多年仪表很好解决这个问题,机会才出现。

  陈炳欣:随着LTE应用的开展,运营商开始越来越关注应用层面的测试、还有功耗方面的测试。这块公司有方案吗?

  徐逢春:应用测试,我们是有一些其他的产品来支撑的。比如说WiFi和拨打器。WiFi一个射频指标的测试和一些多用户接入就像手机功能测试和我们综测仪。功耗主要的挑战是对手机厂商,对手机芯片的厂商的挑战。

  陈炳欣:咱们要测吗?

  徐逢春:我们测试综测仪或者说设备测试仪表可以帮手机厂商建立一些测试场景,然后在各种各样输出功率下,进行测试。我们只是提供一些辅助的工作,我们仪表里面也有一些电压电流跟功耗相关的一些测试。目前来看我们主要还是集中在射频指标的测试上。

  陈炳欣:刚才的问题只从软件层面来解决,能解决得了吗?

  徐逢春:软件就是得和失了。像有的手机搜网间隔拉长你觉得省电了,但是丢网再找到网,速度别人就快一点,它就慢一点,但是用户不感知的话就没有影响。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比如华为手机做得比较省电,因为它既做芯片又做通信,它有一些特殊的技术,它有这个能力,但是大部分手机厂商因为改不到底层只能在屏幕等方面去优化。当然现在智能手机屏幕功耗占比更多,通信芯片耗电反而占比只有20%、30%,所以它的优化方向也变了。以前功能机是通信芯片与智能机不一样,这方面我们也跟客户不断在交流,小电流测量,现在手机真的做得越来越省电,它的电流测量到微安级,以前几毫安几十毫安,现在都到微安级了,所以我们也在关注这方面的测试需求。

  陈炳欣:下面想谈谈LTE-A层面的东西。如100MHZ带宽是一个挑战吗?

  徐逢春:我们目前产品覆盖到100兆,160兆甚至240兆是我们下一步关注的方向。因为240兆是80兆的三倍,是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指标,而160兆是802.11AC的一个指标。目前我们做到100兆,具有商用产品的能力,但是我们在考虑下一步是做到160兆还是240兆。

  陈炳欣:这个点卡在哪儿?

  徐逢春:对,这个点卡在哪儿。因为你的设备客户买下来是计划用十年的,所以差一点客户就不会选择你了。因为他未来的需求你满足不了。

  陈炳欣:时间点呢比如有没有这个计划什么时候推出?

  徐逢春:从技术上来讲这些对局部进行优化就可以实现160兆甚至240兆这个指标,反正160兆我们的规划到明年年底我们就会推出类似的产品,但是我们是希望在商用产品里边不断提高这个指标,而不是做一些仅仅做技术储备。

  陈炳欣:下面来谈一下未来的发展规划。我看公司的网站,定位于无线射频专业的测试设备厂商。未来是专注在这个领域还是会有新的规划吗?

  徐逢春:创远公司以射频硬件测试见长的公司,我们这方面优势比较明显,所以我们产品线覆盖矢量分析仪,信号源,频谱仪,手机终测仪,信号模拟器等,我们也跟国内领先的实验室合作,基本覆盖了无线通信领域大部分的测试需求,所以未来几年我们主要还是在这方面去耕耘。但是我们也有其他的项目,比如说手持天线测试,用矢量分析仪核心技术去检测,这个我们也有展出,是一款手持的天配线测试仪这个非常轰动,我们是用手机的一些技术去做的仪表上,所以整个功耗成本都有极大的降低,但是最关键射频指标这个很难突破的。

  陈炳欣:而且这个市场蛮大的,随着未来像所说的物联网或者什么扩展这个市场规模会越来越大?

  徐逢春:对,其实我们有两个概念,第一,目前阶段大家对仪表这个认识还是买了这台仪表用十年,但事实上这个习惯已经开始发生变化,目前尤其一些工厂大家觉得手机的变化太快了,如果说按照一台仪表买用十年周期很难。所以我们国内仪表厂目前我们至少推了一个概念,就说也类似手机,把仪表测试领域变成消费化,就是当期你买仪表用个两三年满足你快速推出产品的需求就够了,不要再去评估后续那么多。

  陈炳欣:那价格上呢?

  徐逢春:归根到底还是一个价格,如果我们性价比很高,你8万块钱、5万块钱买的一台仪表他就不会期待用十年,但是你50万当年GSM50万买的一台仪表谁也不舍得把它那么用,但现在技术发展终测仪已经到十万的价位,十几万,所以整个行业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机会。

  总之,中国的测试仪表行业方兴未艾,刚刚开始。

  陈炳欣:好好好,我今天差不多这些问题问完了,我觉得您刚才说的中国测试仪表市场方兴未艾非常之好。我们以后有大量机会在里面。好,谢谢。

  徐逢春:谢谢。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