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关注实体经济信息化 国企改革要落到实处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3-05
放大缩小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3月4日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参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与传统产业更多的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应关注实体经济信息化,并把握好两化融合和加快提升社会信息化水平这两大重点。他在小组讨论时表示,分类监管是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思路,发展混合所有制应落实到企业。他还提出了五点具体建议。

  实体经济信息化要把握两大重点

  “从我国当前的国情出发,应更加关注实体经济的信息化。”李毅中在3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的加速发展期,实体经济信息化有两大重点,一是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二是加快提升社会信息化水平。

  “信息化应用有很多方面,重点是促进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促进新兴战略性产业的发展,促进生产型服务业的发展,同时,加快提升社会信息化水平。”李毅中认为,信息化已经深入到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教育、医疗、金融等。社会信息化程度的提高,可以拉动信息消费,让人民的生活更加便利,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

  “实体经济信息化的范围很广,网上购物、互联网金融等都属于实体经济信息化的范畴。”李毅中说,“通过信息化方式改进传统生产经营模式,可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也是营销方式的创新。”

  对于互联网与传统产业“谁颠覆谁”的问题,李毅中认为那只是调侃的说法。“实际上,双方都会有所改变,更多的是相互促进的关系。”他说,“网络购物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利用网络可以更好地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包括仓储、运输、上门服务等,同时,实体经济支撑了网络购物更好更快地发展。前不久,海尔集团与阿里巴巴开展了战略合作,这说明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融合程度在加深。”据了解,阿里巴巴向海尔电器投资28.22亿港币(约合人民币22亿元),双方将共同建立端到端大件物流服务标准,并在此基础上提供创新的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

  李毅中还指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与传统产业融合发展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2013年的“双11网购节”,阿里巴巴的支付宝一天就收入350亿元,这个规模很可观。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有客户反映送货就送了十几天。李毅中认为,这说明线上线下结合得还不够深入,还需要进一步紧密结合,还有值得改进的地方。

  发展混合所有制要落实到企业

  李毅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绝对控股、相对控股、不控股等不同国企的改革,国务院国资委正在研究,采取分类管理和分类监管,这是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思路。

  “国企改革已经推进多年,特别是近十年来,通过国有经济的战略性重组,大多数的国有企业已经和市场融合,但是仍然存在一些问题。目前,国企改革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垄断行业的改革;二是转换企业内部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李毅中说,“对石油、电信、电力、铁路、金融、城市公共建设等非工业领域,包括国防工业,要逐步向民营资本开放,但这需要时间表和路线图。”李毅中提到,有一些竞争性的业务要作为切入点率先开放。比如,工信部目前已分两批向19家民营企业发放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这就是引入了竞争机制的市场化举措,也是电信行业向民资开放的切入点。

  “目前一些国有企业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但还有不少机制没有真正地转换,今后应该在企业内部转换机制方面多下工夫。”李毅中认为,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混合所有制是股份制的一种形式,要和股份制一起来思考。” 据测算,到2013年底,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共35.3万家,其中股份制企业数量占66%,资产占60.2%。在股份制企业中,有不少企业属于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

  “企业是经济的微观基础,是资本的载体,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落实到企业,做好顶层设计。”在3月4日的经济组小组讨论中,李毅中表示,“要不断总结经验,丰富和拓展实现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方式、路径。”对此,他在提交大会的发言材料中提出了五点具体建议。一是内部优化重组、改善组织结构,外部合作合伙、联合兼并,实现股份制改制,通过交叉持股相互参股,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二是基础好的股份制企业,通过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选择A股、H股等境内外类别,选择主板、创业板、中小企业板等不同渠道实现IPO。三是通过股权的流转、增持减持、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私募等方式优化股权结构,促进各类资本的融合。四是继续坚持和改进国有企业重组改制的成功做法,深化存续部分改制,培育优质资产推向市场,有条件的母公司可改制为控股公司或投资公司,大企业可以整合子公司争取整体上市,放大资本功能。五是通过合资合作、并购、参股入股等方式,吸纳外资或成为境外公司股东。

  李毅中同时强调,在拓展混合所有制的过程中,应注意防范和避免可能发生的五个问题。一是民间资本进入“特许经营”领域、放宽外资准入条件、加快垄断行业改革的重大决策,如果没有细则和办法,如果缺少“路径图”和“时间表”,如果不能落实到行业和企业,将可能仍停留在现状或改进不大。二是如果对国有资本的进退把握不准,尤其是把“在市场公平竞争中优胜劣汰”误读为“退出一切竞争性领域”,可能导致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削弱。三是对一些行业外资的进入要把握好尺度,即使是一般竞争性行业或服务业,也要防止“全盘外化”,避免出现影响“产业安全”的问题。四是明确“混合所有制经济”的目的是多种资本优势互补、融合发展,防止在进、退上争论不休,防止无端炒作,影响大局;提倡互相尊重、加深了解、包容共进。五是实施管理者、员工持股的激励机制,要防止分配悬殊,造成社会不公。


来源:通信世界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