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贝尔李春亭:TDD和FDD的融合是大势所趋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9-25
放大缩小

通信展期间,上海贝尔副总裁李春亭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伴随着TDD在全球部署的逐渐增多,尤其是运营商同时运营TDD和FDD情况的不断增多,探讨TDD和FDD的混合组网,实现两种制式的和谐、统一运营,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他认为,TDD与FDD的融合是大势所趋。

TD-LTE在全球正在飞速发展,截止2013年7月的,LTE网络数达到194个,其中TDD 18个,另有41个TDD网络正在部署或规划中。来自100个供应商的各类LTE终端948种,其中TDD占了几乎40%。而近期中国移动发起的TD-LTE 20万终端大采购,特别提出了中国特色的5模10频需求,必将带动这一比例的大幅升高。

从GSA发布的TDD商用网络数据中可以看到,半数网络在运营TDD的同时还运营FDD(如图),应用的频段多为2.3GHz和2.6GHz(B38)。仅有日本SBB/WCP将原有的PHS频段翻新为B41TDD。而在全球最大的两个TDD市场中,中国的TDD(中国移动及未定的其他移动运营商)和北美的Sprint,均确定将会使用2.6GHz B41频段。

2013年7月,Sprint成功竞得Clearwire所有权及其在2.6GHz的194MHz TDD频谱资源,远超Sprint已有的850MHz和1900MHz的FDD频段带宽。新Sprint将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移动的第二大TDD运营商。虽然目前全球FDD制式发展较快,但是未来全球主导网络的发展却很可能将主战场落在TDD,这一点从iPhone5的支持规划上就可见一斑。

在中国的频谱资源中,能够供给FDD使用的资源非常有限,加上2G和3G用户迁移和频谱翻新的工作开展和完成还有待时日,2G、3G网络将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与LTE共存,并且在LTE网络建设完备之前承担主要网络服务。因此,在中国,无线网络容量发展的重心不置可否地需要落在TDD LTE上。而FDD频谱资源非常有限,更意味着TDD的融合必将在各家移动运营商的网络中上演。

李春亭认为,TDD、FDD混合网络的主要挑战存在于四个方面,一是跨系统、跨频段、跨厂家和跨运营商的复杂系统间互操作的挑战;二是保证终端用户的高速体验与无感知切换的挑战;三是混合组网的硬件互通共享的挑战;四是混合组网的负载均稀与联合调度的挑战。

“实现TDD和FDD的融合发展,首先需要构建统一的混合组网架构。从结构上看,分别涉及到统一的核心网、统一的传输网、统一的基带单元、统一的官网系统,以及统一的网络资源规划。”李春亭说,“通常作为连续覆盖层的系统应具备三大特征:第一,频段低或相对较低;第二,频谱效率高或在同等条件下可以配合多天线技术实现更高的效率;第三,该频段最好在全球主流频段列表中,从而获得最大基数的用户群体。考虑中国的现有空闲FDD频段与将要发展的TDD频段,以及终端产业链的成熟度,不难确定,FDD必将成为连续覆盖层的首选。而TDD既可以作为宏覆盖层的容量扩展资源,即相当于LTE系统的第二载波、第三载波,也可以作为异构网中的多层多点精确覆盖的高效频段层。”


来源:            责任编辑:任凌雨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