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移动王舸:复杂网络环境要求精细化组网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9-24
放大缩小

  2013年9月24日,2013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在北京拉开帷幕。本届展览会因为“宽带中国”战略下蓬勃发展的信息通信产业前景,尤其是即将到来的4G、正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而更加引人瞩目。在展会现场《中国电子报》与TD产业联盟就TD-LTE这一热门话题专门开设了“TD-LTE高端访谈间”,大唐移动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王舸接受了《中国电子报》记者的采访。

大唐移动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王舸

大唐移动公司市场部总经理 王舸、中国电子报社 刘晶

 

  刘晶: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们欢迎大唐移动公司市场部总经理王舸,做客TD-LTE高端访谈间。

  王舸:大家好,我是王舸。

  刘晶:今年我们大唐的主题是TD-LTE快来快乐,为什么?

  王舸:快来,你可以感觉这个场馆里,只要是做无线的,大家都和LTE沾边,今年是LTE的元年,中国移动启动了TD-LTE一期主设备招标,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也在8月底,9月初启动LTE实验网的招标,三大运营商在LTE都做了投入,另外也有议论说可能10月份工信部会发LTE的牌照,那么种种信号都表明我们整个LTE在国内是一个全面的启动。对大家来说,LTE很快就来到了。

  快乐,LTE它实际上是一个高速宽带的无线通讯网络,无线就意味着无处不在,随时随地。通过这样一个无线网络,可以享受很多以前受限于有线、受限于带宽的网络。你可以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终端畅快的使用一些应用软件。

  在其他行业,像医疗、教育等行业,都可以用LTE网络去完成你的工作,它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便捷,带来一种快乐的享受,这是我们的主题。

  在我们的展台上可以看到,除了服务运营商以外的LTE网络,终端,还有一些解决方案以外,你可以看到服务于行业,服务于其他方面的LTE的技术,网络的一些解决方案。全方位的让大家感受到LTE带来的快乐。

  刘晶:传说当中LTE的速度很快。现在我们到了多快的速度?

  王舸:在我们的展台上有一个演示,是1.25G的一个下载速率演示,可以看到速度非常平稳,它是用了4个D频段的载波加一个F频段的载波,去实现的。1.25G的下载速率,如果是要下载10几个DVD,基本上很快就下载完了。

  刘晶:这个速度是很惊人的。那平均速率呢?

  王舸:平均速率就是根据我们在外场测到,70多兆,在车展的时候4、50兆能达到。我们自己的手机下载速度就是几兆,这就是10倍的关系。

  刘晶:看视频问题不大了?

  王舸:当然,现在是要看高清视频。

  刘晶: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好的体验,大家就会觉得我什么时候能够有这样的感受呢?

  王舸:首先这个技术呈现给大家,它是要有一张大网,我们中国移动今年在全国百余个城市,启动了这样一个网络的建设。电信、联通也在5、60个启动了建设。无论是百余个还是5、60,这已经覆盖了我们所有的大中城市。

  刘晶:那可以理解为普遍覆盖了。

  王舸:对,后面可能会有扩容,补盲,还有覆盖的扩大,这是中国移动的发展。电信、中国联通其实也覆盖了5、60个城市,在未来的一年内,这个网络建设起来会更大。

  但真正要向实现大众的普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终端的问题,终端往往会滞后于网络半年,比如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我们网络建设起来了,4到6个月建设期建设起来了,终端什么时候成熟?现在有上百款LTE的终端,价格基本上降到了和3G终端一个水平。但是目前是以数据终端为主,像MIFI,数据卡,还有一些家庭用的CPE。对于智能机已经通过了入网测试。所以智能机的进入,就意味着普通大众普及的日子到来了。

  刘晶:现在网络建设是我们享受好服务的前提,由于多年移动通讯的发展,运营商都有不同的网络,怎么样合适的规划这张网络,在4G当中发挥更好的作用呢?

  王舸:对不同的运营商对4G网络的定义是不同的。对中国移动来说,其实需要一个全覆盖的高速路的数据承载网。中国移动用LTE网络,相当于一个华丽转身,它的网络覆盖那么广,效果那么好,它实际上已经可以给用户提供更高质量的数据,特别热点数据的一个服务,这是对中国移动来说。

  从中国电信来说,他的网络质量还是很好的,CDMA200它基本上没有后续演进,他们网络质量来说,还有覆盖来说,其实还可以,他对LTE是建设实验网,逐渐通过数据热点的吸收,到整网的覆盖,是这样一个策略做的。

  中国联通发展的诉求会稍微弱一些,因为WCDMA目前已经做到42兆,在有些地方做90兆,甚至更高速率,所以相对LTE来说,它的优势差距不是那么明显。所以中国联通在这个阶段,会把WCDMA做好,在热点区域会向LTE吸收,一个是品牌,一个是吸收热点话务量。这就是它3G和4G不同的策略。

  WIFI来说,它是最便宜,最经济的数据网络的方案。但它的天生弱点,WIFI是公共频段,大家都可以用,运营商可以用,在家里也可以用,它的干扰会相对大一些,对WIFI产品来说优化难度也很大。所以在一些局部热点,比如机场,像展馆,像医院、学校,运营商肯定还会继续建设这样的网络。特别是现在像一些咖啡厅,人流量比较密集的地方,它还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成本相对比较低。

  但是从长远来看,WIFI的需求,像移动以前的建设,全国的WIFI,这种需求在萎缩。从中国移动今年的招标可以看得出来,从11年到12年,到13年宣布这个标取消了,这个大网的需求是降低的。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每年的招标量也不大。但是它会持续建设,包括对企业提供一些专营的WIFI覆盖的服务。

  从这四个网来说,还是协同发展,针对的目标群体不一样,它吸收的话务量和覆盖的群体也是不一样的,它是一个互补的过程。将来咱们在终端上都会有一个,对网络的协同,用WIFI也好,用3G,甚至用4G也好,用户将来是感受不到的。现在手机上已经有这样的切换功能,甚至这些网络同时给你提供流量,让你的网络速率最大化和最优化。

  刘晶:这样一个前景,我们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更好的体验,是一个综合起来的解决方案。尤其在LTE网络当中,这个网络层级覆盖也是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层级越多,对每一个场景,某一种覆盖,它要求你的精细度越来越高。在这方面我们大唐有没有自己的办法?

  王舸:这次在我们展台上最主要的一个呈现,就是一套精细化的解决方案,它分了三个层次,第一是方案本身,它从室外的覆盖,到室内分布的覆盖,以及到室内分布里面更小的,比如说一个房间,甚至一个家庭这样的一些微小区的覆盖,我们都有一整套的解决方案。

  同时也解决室内覆盖里面另外一个从产品角度来说,除了八天线和两天线的产品,我们提供MINI RRU,也提供小基站,适合于企业级,家庭级的这种快速建设,等等这些产品。

  除了产品以外,我们还有自己一些创新的技术,3D MIMO 技术,还有抗干扰技术,提升用户感知的速率技术,这是整个一个精细化解决方案,让大家感受LTE是无处不在,让你感受到高品质的一个网络服务。

  刘晶:相当于是各个场景都能够有解决方案。

  王舸:对。包括我们在高铁,海面,其实我们也有这样的解决方案。我们在行业里面曾经做过一个石油的项目,就是把它钻井平台通信系统换成LTE系统,一方面解决点和点通讯的问题,也解决了油田,海面钻井平台附近作业船只通讯覆盖的问题。

  刘晶:今天有一个厂商讲,TDD由于频段的问题更适合做大带宽的业务,广覆盖是由于频率的原因吗?

  王舸:技术和频率没有关系,700兆也可以分给TDD,也可以分给FDD,它没有要求频率对称,所以它更适合零散的频段,我们把它用起来,去做LTE的集群。

  FDD对频率要求比较高,带宽也有要求,它对频率的利用率会相对低一些。

  它能覆盖多远,这个其实在移动通讯系统里面,更多的是受限于终端的能力,我们很少说网络发射会受限。比如我们用八天线的技术,对上行接收是增强的,FDD往往用的是两天线的技术,八天线其实覆盖率会更远一些,如果在同样一个频率的话。

  刘晶:八天线技术是FDD独有的吗?

  王舸:八天线技术是我们TD-CDMA里面由大唐提出来创新的技术,相当于把它演进到TD-LTE技术里。

  刘晶:现在也有很多的频点希望用在TD-LTE上面,如何让一个设备支撑这么宽的频段?

  王舸:这在平台设计的时候要考虑,要做一个宽频段的设备,将来在使用不同频段的时候,只要改变滤波器,像其他的中频都是一致的,只要改变滤波器就能满足不同频段的要求,包括隔离带,都是通过滤波器去实现的。

  所以我们现在的设备已经是宽频设备了,我们的设备可以快速的适应它们。

  当然这个宽频是有限的,业界最宽的就是100多兆,如果要从2G调到7、800兆,我会在这个范围内再设计一个平台,去满足你这个频段用户的要求。

  现在这种设计的技术也是非常成熟的,一般两到三个月就可以快速推出一款RRU。对我基站,对我核心网的架构,对我协议完全是一致的。

  终端的改频会更快,而且终端大部分是宽频的,它只需要调整它的一些固件,不用调整硬件,就能满足你这个频段调整的要求。其实终端支持的频率要比基站支持的频率更多一些。

  刘晶:中国移动一期招标已经结束了,当然具体的招标份额有透露,但是还没有是否敲定是这样的份额。从已经透露出来的招标的情况来看,国内的企业没有像TD-CDMA一样占那么大的份额,您怎么看?

  王舸:TD-CDMA还是中国提出的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创新的技术,因为第一次提出,我们只局限于国内的发展。但是TD-CDMA网络是不能漫游的网络,因为国外没有。

  但是TD-LTE,特别是它诞生的时候,就是一个国际标准,所以在海外,在中国自己建设TD-LTE之前,海外已经有TD-LTE。华为、中兴、爱立信在海外都有TD-LTE网络的建设。从我们招标来说,它其实跟TD-CDMA不一样,海外很愿意参与的,他们也在做TD-LTE的建设,因为中国市场的确很大。

  LTE这个东西你不可避免的,作为一个开放的国家,它又是开放的技术,从这次招标份额可以看出,国内厂商还是占据了大部分的江山。当然也跟我们国内的通讯系统,现在在国际的地位也有一定的关系。像中兴,华为,已经是国际大的设备制造商。

  我们从前年开始已经在做国际化的努力和拓展,我们也有一些商用LTE的项目。但是从目前来看,国际化是一个漫长的道路,中兴、华为走了很多年,他们走到今天,对大唐来说我们刚刚走了两年多,我们希望借助TD-LTE在国内的推广,借助这个产业的成熟,特别是中小型的运营商,对TD-LTE的需求,把我们逐渐的推出去。

  而且我们在TD-LTE里面是有独特的优势,包括在里面的专利数,包括大唐产品的领先,我们有很多海外运营商主动找到我们,听说你们是TD-LTE的引领者,所以说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刘晶:行业上我们做了哪些?

  王舸:我们在石油、煤矿、金融、医疗、教育,包括安防和政企我们都有涉及,像跟一些政府机关,还有能源的企业,都有比较深的合作。

  刘晶:TD-LTE从公网应用到专网应用,它开拓了一个广阔的市场,给大家都是一个机会。我们很多人在说,国内企业能在TD-LTE这个产业链当中,会得到什么样的推进?我们一直在力图发展TD-LTE产业,如果国内企业没有起来的话,有什么意义?您认为如果说我们国家对我们的TD-LTE,我们想发展我们的产业力量,在TD-LTE接下来的无论是牌照策略,还是频率策略上,怎么去布置会更好一些?

  王舸:其实国家对TD-LTE的重视程度可以感受到,包括它的未来牌照的策略,它的频率规划的策略。国家的引导不一定要求你给投多少资,需要在你这个产业上有多少倾斜。它更多是给你一个开放的平台,从资源上给你更多的侧重。我们毕竟是一个加入世贸的国家,我们也需要讲究公平。他是通过产业的引导,让TD-LTE产业协同发展,谁参与谁收益。

  对海外厂商来说,当然中国市场目前是足够大的,但是本土企业和国际化的企业还是有差异,我们本土企业当然在本土化能力方面比较有优势。

  同样在行业里面,我在本土,我对本土市场的理解,我提供的服务能力,我的快速响应能力,以及客户的重视度,这些都是我们本土企业的一些优势。相对外企来说他的市场会更广一些,他全球都有市场,他考虑在他的发展过程里面,我会不会为一个小份额的市场,去做出我产品的改变,对我现有的一些流程,或者是技术创新上做改变,他们考虑的是投入产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机会更多一些。

  刘晶:本土企业,我们看到中兴、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他们是全球化的市场。大唐在向全球化市场迈进,还属于以本土为主的企业。

  王舸:以本土为主,逐渐开拓海外市场,一个开拓过程中。

  刘晶:如果我们没有FDD这个制式,我们有没有规划FDD的研究?

  王舸:我们对LTE来说,我们以TDD为主的,主导LTE创新技术的企业。但是从LTE本身来说,TDD和FDD差异,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么大。从技术积累的层面是足够了,从网络层面来说,FDD和TDD的差异,就是在物理层有一定的差异。在它的基带,在它的网络的架构,在核心网,没有任何差别。

  所以对大唐来说,我们走向海外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刻意做FDD或什么,我们设备硬件能力已经支持FDD了,软件只要做一个稍微的调整,它就能够支持到FDD上去。现在这个产品也在我们的双模产品开发计划中。因为你适应国内的运营商,适应海外的运营商,都有这样的要求。从我们自身来说,我们还是以TDD的创新为己任,FDD是一个技术上的增强,增强特性来做的。

  刘晶:这次我们参加通讯展有很多企业,您对本次通讯展的印象怎么样?

  王舸:我还没来得及看呢。我们展台客户比较多,一些接待工作比较多,还有一些采访工作。整体来说通讯展,因为今年我们通讯展分小年大年,今年其实是比较热闹,不能说最热闹,这几年来很热闹的。

  第一,原因是LTE的大规模的商用。

  第二,移动互联网广泛的普及。

  第三,我们在相关的配套产业,游戏啊等等产业快速的发展。

  从基础建设,到业务应用,到高端针对客户群内容提供商结合在一起,它已经构筑了可以看到未来5到10年通讯产业,包括互联网和通讯结合,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和走向。还是值得一看的。

  刘晶:谢谢王总。谢谢各位网友。

  (结束)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