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产业联盟杨骅:要给本土芯片企业留出发展空间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9-24
放大缩小

  2013年9月24日,2013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在北京拉开帷幕。本届展览会因为“宽带中国”战略下蓬勃发展的信息通信产业前景,尤其是即将到来的4G、正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而更加引人瞩目。在展会现场《中国电子报》与TD产业联盟就TD-LTE这一热门话题专门开设了“TD-LTE高端访谈间”,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接受了《中国电子报》记者的采访。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

TD产业联盟秘书长 杨骅、中国电子报社 刘晶

 

  以下是访谈实录:

  刘晶: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有幸请到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来到我们TD-LTE高端访谈间做客。

  杨骅:各位网友大家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TD产业的支持。谢谢大家。

  刘晶:TD-LTE在今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中国移动正式开始大规模集中采购了。它计划今年年底之前,实现100个城市的覆盖。您认为中国移动启动TD-LTE的建设,对TD-LTE产业链的发展有什么作用?

  杨骅:中国移动启动TD-LTE的网络建设,对于整个产业发展,乃至全球的TD-LTE的市场发展,都有非常大的积极的促进作用。任何一个技术标准,它要在全球要想得到广泛的应用,它一定要在一个比较大的市场里面率先应用起来。一方面摸索经验,第二,给产业链提供发展空间,第三,带来一种示范效应,更多地区来学习它的成功经验,来建自己的网络。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从对制造业的角度来讲,中国移动这次招标达到20万基站,全球罕见的规模,这个规模对于目前商用起步晚于FDD的TD-LTE来说,一是个极大的利好。尤其在北美,FDD走得比较早,全球十几万基站规模的市场,这个市场就大大的带动了系统设备制造商的发展,使得他们在网络优化的完善上面,在本身设备性能的提升上面,都取得了很好的经验。

  作为TD-LTE来说,虽然国际上也有了一些实验网,但是整体规模都比较小,因为TDD这个技术是由中国来推动的,所以大家都在看中国怎么样发展。中国移动20万基站的招标,带动了市场。有了这个订单,它有了资金来源,可以进一步投入。所以使产业链可以快速进入到良性循环的阶段。

  中国移动这么大的规模,他规模效应把成本降下来了,小国家、小地区的网络规模比较小,就可以享受到中国移动大规模带来的成本优势,也便于他们很好地发展网络。同时这么大的一个规模,给终端和业务的发展带来了更大的想像空间,终端厂商敢于大胆投入TD-LTE的终端产品。终端厂商是一个资本密集型的企业,资金要求周转非常快,一款终端投下去几千万元,如果不能够通过一个大规模的市场取得回报的话,很难支撑他后续发展。

  20万基站的网络,可支撑的用户是非常多的。这么大的终端市场规模,使终端厂家敢于大胆投入,所以它对于终端也是很大的带动。

  对业务开发商来说,3G的业务固然可以在这个上面跑,但是3G的业务是远远不能填满4G的网络容量。因此它需要业务开发商充分发挥想像,去创造出更多的,能够在4G这么大带宽的情况下,能够很好的来给客户带来体验的这些业务。所以对于应用的开发也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刘晶:相当于调动了大家的热情,使产业链正向循环发展。

  杨骅:是。

  刘晶:除了中国移动以外,在海外也有些运营商,对TD-LTE很感兴趣。他们主要用什么方式来建设自己的TD-LTE网络呢?是独立组网,还是TD-LTE和FDD混合组网?

  杨骅:海外运营商通常有三种方式,一种是新兴的运营商,他进入市场要跟传统的运营商竞争。传统运营商从FDD发展过来,通常首先选用FDD,新兴运营商和传统运营商竞争会处在弱势的位置,所以他希望有差异化的东西,新兴的运营商会选择TD-LTE。

  比如说软银现在要进入到移动通信里面,所以他选TD-LTE来进行发展。

  第二类运营商就是WIMAX运营商,WIMAX在全球一度发展了很多运营商,但是产业链没有很好的支撑,所以未来发展是有很大的问题。它恰恰又是TDD的频谱,所以这部分运营商都转向TD-LTE,通过TD-LTE来升级他的网络,来提供4G的服务。

  第三类就是传统运营商,由于移动互联网业务爆发以后,人们对于数据业务的需求是看不到上限的,大家也都清楚的认识到,用单一的技术、单一的频段来保证整个市场的需求是困难的,所以大家都希望用FDD和TDD相互补充的方式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大量的传统运营商也都拍卖拿到了TDD频段,用TDD来弥补热点地区高流量的数据业务的需求。

  比如在瑞典,丹麦等地的运营商已经开始了TDD和FDD融合组网的网络服务提供。所以在瑞典,丹麦都有了双模网络。通过不同的频段,和热点地区,和广覆盖的地区相结合,来提供4G的服务。

  刘晶:TD-LTE现在面临一个比较好的形势,它的商用大规模启动了,中国在推动TD-LTE当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中国TD-LTE产业链能否在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当中,取得一个比较好的成绩?您现在怎么看这件事情?

  杨骅: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中国移动通讯产业链起步是比较晚的,从3G开始起步,因此在很多环节上比较薄弱,比如在芯片,仪表,终端这方面,相对欧美企业还处在弱势。

  系统由于从3G进入4G以来,大家都采取共平台的方式,用软件来区别于不同的制式。在4G上不管TDD、FDD,它都有它相应的位置,因为它是共平台的产品。

  但是从芯片乃至终端,这个情况可能就不完全一样了。因为这一部分产业是完全从TD-S开始起步的,所以它积累很少,它仅有的积累是TD-S的一点积累。

  到了4G,大家都强调多模化发展,在这个情况下,传统的FDD的芯片和仪表厂商向TDD跨越非常容易,因为他技术积累非常雄厚,很容易。但是国内企业由于紧靠中国移动的TD-S市场来支撑,所以它的积累是相当不足的。它这个时候向FDD跨越,比TDD向FDD跨越要难得多。在芯片仪表,包括终端这些环节上,国内企业在多模上的竞争力相对来说不强。

  所以4G的发展,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我个人希望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比如在中国市场先发展TD-LTE,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当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需要FDD这个频谱使用的时候,那时候再来进入FDD,这样就给国内的企业一段时间去补FDD的课,来提升它产品性能里面FDD的功能。

  当过了两三年以后,当需要FDD频谱使用的时候,FDD制式上来的时候,它就具备了FDD和TDD同时提供服务的能力,它也能够在这个市场上,和国外企业共同为这个市场做出贡献。

  但如果说这一段的周期如果比较短,可能在产业的提升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TD-LTE同时发展,和FDD同时发展这种局面比较早出现的话,可能海外企业就会在里面取得很好的先机,他会可能更多的占领市场。这样的话对于国内的产业链企业的发展是不利的。

  刘晶:在中国移动第一次终端招标当中,有两个国外企业份额是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国内份额并不理想。您认为这种局面要想改变,我们应该做什么?

  杨骅:第一,从市场规划角度来讲,首先规划TD-LTE市场,这样的话就使得国内企业在TD-LTE这里面能够跟海外企业有个同等竞争的一个条件。

  同时在终端的发展过程中,可能循序渐进的,或者多种方式的发展模式。比如你五模13频可能在短期内作为高端产品,因为它计算很复杂,成本很高,价格会比较高,能够买得起它的用户相对少,用户群也比较少,作为高端产品。

  但是把三模,四模的手机,作为普及型的产品,因为大量的客户更多的关注你的价格,你的成本,以及我主要在国内,我很少去国外,我没有这种漫游的需求。所以这样的话,普及型的产品里面,它是三模的方式,这样的话国内企业就能够有很好的空间来参与竞争,来锤炼自己。

  当它通过三模市场得到一定的锻炼,一定的提升以后,最终他也会做到五模,若干年以后可能整个市场都是五模的,五模的成本就会下降,那时候五模可能就变成普及型的产品。

  所以这样的话,尤其对国内的产业链发展来说,这样循序渐进的发展,可能是一个比较有利的促进。

  刘晶:国内所有做终端芯片的企业,他们也在向五模13频方向在努力,但是可能他们最终的产品表现还不同。国内的这些芯片企业,如果想达到跟国外芯片企业相对同等的产品表现力,怎么样能改善?需要什么样的节奏来帮助他们改善呢?

  杨骅:一方面从市场的角度来说,不要一刀切,一个模式来做,这样的话给国内企业在五模还不成熟的时候,有一个三模的发展空间。

  第二,从产业化开发的角度,要多为他们提供一些开发验证的环境,帮助他们加速FDD功能的开发和提升,这样两三年以后,他可能多模的水平可能能达到跟国外的巨头达到相当的程度。

  刘晶:现在有一个很直接的问题,如果一个芯片企业两三年之后才能见到市场的机遇,对他来说投入热情是很大的障碍。如果想调动这些企业投入的积极性,就意味着在中国移动,TD-LTE商用之后,很快他就能见到一部分收益,他想有收益的话,能不能有这样的市场空间给他?

  杨骅:有,普及型的终端,你在发展高端的同时,普及型终端你也大量的发展,他可以先通过普及型终端的回报来支撑后面的研发。

  刘晶:现在有一个定制问题,TD-LTE的初期市场,因为定制机有更多的优势,还有运营商的补贴,可能大家更愿意买含有补贴的手机,如果这些手机还是些高端机的话就更吸引人。这种定制的策略,会不会有所变化?

  杨骅:我觉得普及型机也可以有补贴。只要终端市场不是一刀切的方式,允许多种款式,多种模型的终端同时在这个里面发展的话,我觉得这就可以给国内厂家发展的机遇。

  刘晶:将来国内企业能不能跟国际的芯片企业平分秋色呢?

  杨骅:平分秋色我觉得还是取决于未来的市场策略。如果说当市场发展到一定程度,你的普及型终端作为市场的主体,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企业一个很重要的优势在成本上面会比较低。但如果是一直以比较高的要求向前发展的话,可能中国企业始终会落后国际厂商半步或者一步,这样的话国内企业即使得到支持,可能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但是难以做到和国际芯片企业平分秋色这样的地步。

  刘晶:有一个观点认为,国内的终端企业,特别是芯片企业,尤其像国外的顶尖的芯片企业的差距很大,国外企业不仅在多模制式上有优势,在整机表现力上也有优势,这种优势就不是我们仅仅通过终端模式的选择能决定的。现在又有一个趋势,他们要把这种芯片通讯模块,逐渐跟它整体能力结合在一起来推出。面临这样的形势,我们国内的芯片企业应该怎么做?

  杨骅:国内芯片企业,一方面你需要努力,缩小和人家的差距,单纯的产品上缩小差距。另外一方面你可以利用你的本土化和低成本,来推出多样化的产品的解决方案,不单是芯片,我芯片配套的整体的解决方案,针对手持终端,针对手机等等,去做出不同的,可以大大减少终端厂商开发难度的一些解决方案。这样的话就会得到终端厂商的认可,你就会有一定的发展。

  刘晶:大家也在讨论,会不会出现TD-LTE起来了,国内的芯片企业反而倒下去了这样的问题?

  杨骅:这是大家所担心的,但是我们要尽量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一方面组织企业攻关,或者向政府运营商提出后续发展的建议,我们都是来避免这样的情况出现。

  刘晶:我们希望应该能够避免,因为中国的市场是足够大的,市场需求是多样化的,每一种解决方案都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关于4G牌照的问题,今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年内推动4G的牌照发放,可能前段时间大家关于4G牌照的传闻很多。您认为我们国家要发展4G,发展国内工业和信息通讯技术,同时还要促进信息消费,4G牌照如何发放,会是比较好的一种方式呢?

  杨骅:第一,从时间来说,我认为四季度一定要发,再不发,不但会影响中央发布的促进信息消费的执行,更会影响TD-LTE在全球的发展。

  第二,我认为政府一定会先发三张TD-LTE的,因为TD-LTE是中国提出来的技术标准,全球都在看中国。如果中国发展得好,它就会在全球得到更大范围的应用,如果我们发展得不好,全球的发展也会受限。所以我认为政府会采取这样的方式来促进TD-LTE的产业和市场发展。

  另外一个,先发三个TDD,很重要是通过多运营商的方式,来为产业链提供一个更大的市场空间,更进一步促进TD-LTE的发展,尤其是促进在TD-LTE这个产业链当中,国内企业的发展。使他们具备一定条件,来逐步的走向海外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所以我认为应该是这样的。

  刘晶:我也听到一些企业在积极的准备,但是现在有一个观点认为,因为现在FDD和TDD是高度的共平台,只有在很小设备上有不同。会不会以TDD的方式,建好很多基站,做了很多网,将来为FDD的发展做准备?而不是为TDD做准备?

  杨骅:这里面两方面,第一,运营商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看法,这是正常的,这属于对于国内推动的TDD技术和产业链一种不太信任。

  但是随着建网的发展,他会认识到,其实国内的产业链,国内推动的技术其实也是非常不错的,他未来会改变他的想法。

  第二,政府作为监管部门非常睿智,他应该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

  刘晶:前两天我采访一个企业领导,他认为运营商的选择,其实制式并不是很关键,频率很关键。您一直呼吁TDD需要低频率,它更适合网络大覆盖,对TDD频率,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低频率的政策出来,这个情况现在怎么样?

  杨骅:现在政府正在做积极的推动工作,就是1G以下的频率,已经有相关的工作组在研究,和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所以我相信,因为4G先上来,一定是热点地区覆盖,因为它一定是热点地区有这种需求。所以伴随着它的发展,低频率的问题,一定会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刘晶:现在中国移动的网络建设,以F频率做广覆盖和薄覆盖,以后会在热点地区增加网络容量。如果今年发放4G牌照,那运营商可能就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他到底用哪个频率来覆盖,怎么实现呢?运营商关心的频率,什么时候有一个大致的决定?

  杨骅:这个要问工信部了,据说已经有了解决方案。4G牌照发放的时候,我想可能会同时明确的。

  刘晶:另外两个运营商,他们建立TD-LTE网络的难度,中国电信要建TD-LTE面临着相当大的难度。因为它的CDMA手机和TD-LTE手机终端的产业链条要融合,目前我们看到的是CDMA向LTE FDD演进已经有像Verizon这样成功的案例了。

  杨骅:现在从CDMA向TD-LTE演进也会有案例,国外运营商SPRINT就是从CDMA向TD-LTE演进的网络。

  刘晶:目前这个网络发展怎么样?

  杨骅:这个网络是今年年底完成建设,现在在建设过程中,但是技术实验验证他们都已经做完了。

  刘晶:今年我参加了很多行业会议,我听到一个调子, TDD在频段上会越来越有优势,未来灵活的上下行,甚至到5G当中,在高频段的覆盖,TDD都是很有优势的技术。以前TDD只是看到一些零散的频段,现在有一些成段的频段分给TDD了。您认为将来TDD技术发展趋势会是什么样的?

  杨骅:未来这种模式会成为未来的主流,因为频率资源越来越少,所以用成对的频率保证一个业务这个太浪费了。未来通讯技术一定是单一频率上来完成一个业务,所以TDD这种单一频率支撑一个业务的技术特点,会成为未来发展的一个主流。

  FDD的优势它同时收发,未来的融合就是在同一个频率上,现在我们TDD是采用分式收发,未来在同一频率上来完成同时收发,这样把FDD和TDD的优点结合在一起。这也是未来技术的一个方向。

  刘晶:将来我们不一定TDD或者FDD,而是看到一个新的技术,给大家带来更好的通信体验。

  杨骅:对。我们TD产业联盟我们也是与时俱进的。到4G阶段,我们就是TD产业联盟,因为我们包含了TD-LTE,乃至TDD后续的演进技术。未来我们进入到4G的时代,马上要面临5G的前期技术研发,所以我们TD产业联盟没有变,但是我们TDIA的含义的TD发生了变化。

  刘晶:但是我们还是TD产业联盟。今年是20万个基站已经上来了,您认为在明年,后年,这三年之内,TD-LTE的网络建设量预计会有多大?

  杨骅:我觉得如果按全球来看,从今年开始算三年,全球总的规模我觉得能够达到60万到80万左右。

  刘晶:跟FDD的基站相比,您认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杨骅:应该大大缩小跟它的差距。超出还是有挑战的,但是缩小差距我觉得这个是可以达到的。

  刘晶:今年我们看到有四款TD-LTE终端,智能手机已经通过入网测试了,据说苹果也在做TD-LTE的终端产品。您认为这种高端产品在TD-LTE的商用之初就推出,有什么好处?

  杨骅:会对市场有很好的作用,因为高端的产品往往它的手感,体验会比较好,它会引导着大家更多来关注4G的产品和4G的应用。

  刘晶:中国移动预定要做100万终端的采购,量还没有完成。他下一步的终端采购大家也很关心。您刚才说的关于产业链的问题、定制政策,都和下次终端采购是相关的,您觉得重点是什么?

  杨骅:四季度它就会发第二期的终端采购。在这里面数据类的产品应该还是主流,终端应该还是相对占少数。这是因为中国移动这几年大力推了3G终端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相当多的人刚刚换了3G的智能手机,很快让他换4G手机是不现实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用MIFI产品,在3G的智能终端基础上提升速率,对用户来讲是很好的选择。那类产品应该仍然成为主体。

  刘晶:智能手机会在什么时候大量出现呢?

  杨骅:我觉得明年年中吧。

  刘晶:中国移动有一个计划,是从今年开始到明年,后年,一共有三年的网络建设计划,到后年之后应该是50万基站的建设量,这么密的建设量在2G,3G当中是没有见到的。将来这个网络是什么样的网络?

  杨骅:他希望做一个全覆盖的,能够尽快的完成全覆盖,使得大家能够很好的全部过度到5G的网络里面。

  刘晶:关于投入和产出的问题,中国移动今天说投入可以做到417亿,可以完成今年的投入。TD-LTE的成本在明年、后年,有多大的下降空间?

  杨骅:20%,也不能太大。

  刘晶:这次展会您有什么感受?

  杨骅:我觉得4G已经成为本次展会的主流。

  刘晶:各位网友,今天我们对杨总的采访,问到了很多有意思的点,希望能够经常对杨总做深入的采访。

  杨骅:好,也谢谢大家。

  (结束)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