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周伟芳:紧跟产业浪潮 发力五模十二频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9-24
放大缩小

  2013年9月24日,2013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在北京拉开帷幕。本届展览会因为“宽带中国”战略下蓬勃发展的信息通信产业前景,尤其是即将到来的4G、正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而更加引人瞩目。在展会现场《中国电子报》与TD产业联盟就TD-LTE这一热门话题专门开设了“TD-LTE高端访谈间”,展讯通信有限公司市场推广总监周伟芳接受了《中国电子报》记者的采访。

展讯通信有限公司市场推广总监 周伟芳



展讯通信有限公司市场推广总监 周伟芳、中国电子报社 李映

 

  李映:目前LTE牌照即将发放,而LTE产业的发展需要芯片的支撑,业界对LTE芯片关注的重点是5模12频,这方面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展讯将如何着力解决?

  周伟芳:因为这款产品正在开发当中,挑战目前来说一切都还好。我们在LTE芯片开发从产品立项、芯片的定义开始,就是按照5模12频的架构进行定义的。所以目前来说,我们是完全按照运营商的思路在往前推进。

  李映:5模12频对射频的要求也很高,在射频开发方面有没有什么规划?

  周伟芳:自从在展讯2007年收购了以手机射频芯片为主业的美国Quorum公司后,展讯就有了自己完整的射频解决方案,目前我们为客户提供的都是全套的解决方案,在射频方面展讯有非常好的技术积累。

  在基带方面,我们去年做芯片定义的时候,在射频同时规划了多模多频的频率,所以在射频方面也都是按照技术方向的演进在做,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李映:因为LTE要求多模多频,需要解决的挑战有很多,同时也包括语音方面的挑战。中国移动也选择VoLTE作为语音方案。展讯在这方面的布局进展如何?

  周伟芳:其实坦白讲,我认为VoLTE是未来4G语音方案非常好的解决方向。中国移动也有要求,像语音这些数据放在VoLTE这个分组域上,我们也会按照他们的节奏去规划我们的产品。

  但目前展讯主要还是围绕SVLTE做些开发,但是未来我们肯定会跟随中国移动等运营商的需求,向VoLTE演进。

  李映:现在LTE解决方案不只需要基带、射频、AP等,还需要周边的无线芯片等。此外,在LTE时代扩展一些新兴应用如NFC等,对芯片厂商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展讯在这块是怎么考虑的?下一步怎么致力于提供完全解决方案?

  周伟芳:完整解决方案供应商的含义有两种,一种就是包括像蓝牙、WIFI的集成,另一种是多模多频产品也是一种全面的解决方案,我们主要是侧重第二种。展讯在TD方面有比较好的技术积累,所以在5模12频方面,在去年开始做产品规划架构的时候,就按照多模多频的解决方案在做,我想在这方面展讯是有一定的优势的。

  李映:展讯是国内领先的手机芯片厂商,展讯是如何伴随国内通信业从2G发展到3G,再到如今的TD-LTE的发展成长起来的?有何心得?

  周伟芳:其实展讯从2001年成立到现在,我们一直紧跟着产业发展的浪潮。我们在2003年正式推出了全球首款GSM到GPRS的手机芯片。2004年,展讯用一年时间发布了全球首款TD双模芯片。在LTE方面,2012年展讯发布了首款TD-LTE多模芯片。展讯也在紧跟着运营商以及市场的需求,不断开发和推出新的产品。

  李映:2012年就推出了TD-LTE多模多频芯片,请问在市场上有何进展?

  周伟芳:目前LTE的牌照还没有正式颁发,目前支持的客户依然是属于运营商的采购范畴,做一些测试。主要应用还是在数据卡上,展讯和海信去年共同合作开发了一款数据卡的产品,已成功中标。

  李映:今年有很多手机终端厂商在推出TD-LTE手机,但大都是采用高通、marvell等国外厂商的芯片,国内厂商所占的比重还比较少,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周伟芳:这是一个阶段性成绩的显现。4G是一个长跑的耐力赛。在3G方面,当时国内3G芯片公司有四大金刚,即展讯、联芯、凯明、T3G,但随着3G牌照发放以及商用的大潮洗礼,现在四大金刚中只有展讯和联芯还在坚守。

  因为4G牌照还没有正式颁发,像高通、marvell等国外厂商在芯片产品成熟度方面是有一定的优势。但是我觉得随着牌照的发放,运营商不断的演进,国产手机企业会持续发力,国内芯片企业在未来也会赶上这个潮流。

  展讯并入紫光助力第二次起飞

  李映:最近业界很关注展讯被并到紫光集团的事,展讯私有化之后,大家都对它未来的发展心存疑惑,毕竟团队、管理机制、效率方面都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展讯归到国有集团对展讯未来发展有什么影响?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周伟芳:虽然我们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是我们的销售收入是在中国实现的,我们的税收在中国,我们的人才在中国,展讯有900多项专利,90%以上都是在中国。我们管理架构,我们的市场都是在中国,我们一直认为展讯是一家完全的中国公司。

  但是依然有一些声音说,展讯在纳斯达克上市,你们其实是美国公司。但是我觉得紫光勇敢走出第一步,把展讯私有化,我们就有一个机会可以从美国退市,我们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国有控股公司。其实我们不是国有企业,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国有控股公司。展讯连同我们的资方,股东方都变成了中方,我们已经是完全百分之百的一个中国创新型企业,这对展讯来说提供了一个非常多的良好的发展前景。

  我们之前有非常好的客户积累,还有一些技术积累,我们可以更好地带动中国信息产业,或者集成电路制造产业的发展和设计产业的发展,我们可以更好地实现施展我们领头羊的角色。

  同时我们完成了私有化以后,我们有了一定的资金,我们可以考虑在国内扶持一些展讯的合作伙伴,包括和一些合作伙伴,或者收购一些我们非常看好的产业前景,这样就可以快速为展讯的第二次起飞赢得很好的先机。

  李映:但是业界会有质疑,如果集团派了一些新的领导,做了一些变动,因为管理团队是很重要的,在这块如果有变化的话,下面肯定也会人心浮动,人才流失。

  周伟芳:我们肯定要给大家做出一个非常好的承诺,我们的管理层是肯定不会变的,这肯定是要请大家放心,一定不会变的。

  李映:业界有分析说展讯并入紫光主要是因为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融资的资金量不够,想私有化运作之后,在A股上市?

  周伟芳:暂时没有这样的考虑。

  战略部署LTE-A

  李映:从全球的角度来看,LTE-FDD在全球的部署会比TD-LTE部署力度要大。展讯也是立足于全球市场的,LTE两种制式芯片开发方面有什么不同的策略和市场定位?

  周伟芳:展讯60%的产品是销往海外的,所以我们可以说是一个中国芯遍布海外全球市场。我们有非常雄厚的海外测试经验。

  未来我们定义的产品是五模12频,我们肯定兼容全球各地对4G移动标准的需求,我们应该会做到对全模式、全制式的支持。

  李映:LTE其实是3.9G,不是严格意义的4G,业界也在关注LTE的演进LTE-A。展讯在这一块是不是也在做相应的部署?

  周伟芳:LTE-A就是下行300兆,上行150兆,我们目前对LTE-A也做一些战略的部署。我们在未来主要配合运营商,针对未来的需求做产品的定义和规划,这块都是一直在做的。

  李映:你刚才也是到国内3G四大金刚,现在就剩下展讯和联芯。国际上许多知名的巨头包括TI、飞思卡尔、英飞凌等先后退出了手机基带市场。他们那么有实力的都退出了,展讯能坚守到现在很不容易,那在4G时代如何继续向前发展,取得更大的成就?

  周伟芳:谈到4G,我们要谈谈4G对移动终端的需求。因为在未来4G对移动终端的需求就是一些应用的需求,包括移动互联网的需求等等,展讯可以很好地配合我们的客户,通过我们产品的高性能,支持一些包括视频、多媒体方面的高要求和高标准。

  今年业界炒得非常火的是核多核少的核战,有些厂商甚至推出8核的产品,但核的多少其实与它的性能高低没有直接的相关性。

  展讯的目标希望在未来4G的发展当中,能配合新的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包括安防、远程监控的应用,完善用户体验,而不是简单的核的堆砌。

  李映:LTE会产生一些新的应用,你看好哪些新应用呢?

  周伟芳:未来4G的应用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是物联网,二是智慧城市,二是移动互联网终端,这三大主要应用领域都会涉及。NFC、远程安全监控等,我认为都是未来4G一个应用非常好的方向。

  我们是交付给客户套片的,客户可以拿我们的芯片做一些行业的应用和手机应用,这要看客户的需求。因为我们提供给客户是基本的硬件基础,客户要根据自己的产品以及主攻的方向,通过采用我们的芯片,配合客户自己开发的软件平台,就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方案。

  中国设计公司需更加关注

  李映: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硬件的同质化也比较严重,未来的摩尔定律也会终止,以前是英特尔与微软在主导产业,现在是谷歌等厂商在主导,硬件被边缘化的感觉,你对这种产业主导力量的变化有何看法?

  周伟芳:我认为硬件永远是基础,硬件一定是所有软件,或移动互联网,包括我们平台入口的一个坚实的基础。在硬件平台方面,我们可以为整个移动互联网搭建一个非常好的生态环境,他们可以把他们的软件服务,或者移动应用集成在我们的硬件当中。未来一定是硬软结合,这是一个主要的思路。

  李映:国内的半导体厂商和国外比,竞争力还是相对比较弱小的。现在全球的半导体业格局也在变化,日本式微,韩国崛起,美国依然是创新主导力量,而中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市场,国内半导体厂商如何扩大自己的规模,提升自己的竞争力,真的做到将集成电路这一国家战略性,基础性产业提升到一个很强的竞争实力上?需要政策,或者是企业或者人才哪些方面来配套?

  周伟芳:首先谈到半导体的支撑产业政策,这肯定是一个重中之重。包括在美国也好,还是在中国台湾也好,当地政府都会对半导体产业会有一个提纲挈领的重点的支持。包括像台湾的零关税,像美国政府对半导体业全力的支持、专利的支持等等。

  半导体产业作为科技带动的龙头产业,我们也是希望在政策方面能得到重点的支持,这是一定的。但是现在目前来说国家也在对一些半导体的设计、制造,像02专项,03专项,核高基都进行了重点的布局,逐步加强产业链的结合和产业链健康的推进,政策的作用还是比较明显的。

  其次,中国的设计公司要能顺应这样的一个发展潮流,找到自己合适的定位。从市场来看,像4G的发展,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像智能手机的发展,为非常多的芯片设计公司都提供了非常好的发展机遇。

  我们用的手机,至少是4英寸屏以上的智能手机,国内做触控IC的芯片公司也能茁壮成长了。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发展,做平板方案的厂商也在顺应市场的潮流在茁壮成长。

  对于国内芯片公司最主要的是看准整个应用的方向,了解消费者需求,在产业大潮当中找到自己一块专属的领域。中国设计公司需要的是一种专注,现在大家都是在打基础、在修建或者搭建当中,如果想获得比较好的地位,除了满足一些针对性的市场需求,也要逐步去补齐一些自己的短板。

  当时展讯做基带芯片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上市以后融资到钱以后,我们就去收购一家美国的公司。很多中国的芯片公司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应该勇于走出国门,应该放在全球的市场上面,寻求一些跟自己业务有比较好互补的一些支持力量,通过产业合作,或者投融资的合作,增强自身的实力。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